• 渤海钢铁倒下了!新钢钢铁倒下了!钢铁企业的未来在哪?
2018-10-24 23:18:53   作者:佚名   出处:网络             ★★★
摘要:东北特钢破产余音未了,又一钢铁巨头轰然倒下。9月份的渤海湾,已经有些许寒意,随着北风呼啸而出的,还有自2016年以来轰动全国的渤海钢铁破产重整,这家风云一时的世界500强企业被认为仅仅正常经营了6年,涉及金融债务余额却达到1920亿元,成为近年来最重大的国企债务危机之一。
  • 10月21日,中国商报记者实地走访了解到,目前该企业虽然生产正常,但员工担忧情绪弥漫,上下游供货、采购商纷纷致电、函询问,担心遭遇突然停产。

    时间回到2014年7月7日,《财富》杂志公布了2014年“世界500强”排行榜。数据显示,那年中国有7家中国公司首次跻身世界500强,其中渤海钢铁集团以357亿美元(当时约2600亿人民币)的营收位列第327位。不过分析榜单上的中国公司,整体却喜忧参半:国际大公司越来越多,但盈利能力没有同步提升,甚至还有不少上榜企业是亏损的,而渤海钢铁正是其中之一,当年的利润只有6.43亿美元,利润率仅为1.8%。

    2003 年起,钢铁、煤炭等产业经历了将近了 10年的黄金成长期。在这一时期,对于产量逐年提高,集中度却难以相应上升的钢铁、煤炭行业,重组被主管部门视为提高行业集中度的有效法门,被相关企业认为是做大做强的捷径,正是在这一背景下,2010年,由天津市政府主导,天津钢管、天津钢铁、天铁冶金和天津冶金 4 家国有钢铁企业联合组成渤海钢铁集团。

    然而事与愿违的是,一方面是不断扩张的产能,另一方面是失败率极高的合并重组。与主管部门和行业的期盼相反,中国的钢铁行业集中度不升反降。中钢协提供的数据显示,2014年,中国粗钢前10家企业产量仅占全国总产量的36.6%,比2010年整整下降了12%。2015年,行业前十的产量比重进一步下降为34.2%。在刚刚被评上世界500强之后不久的2015年,渤海钢铁受宏观经济下行、钢铁行业去过剩产能、企业自身经营问题等因素影响,旗下子公司经营亏损,融资性现金流趋紧,已经出现无力偿还到期债务、无法偿付银行利息等情形。

    终于到了2016年4月22日,天津钢管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发布公告称,天津市人民政府原则同意拆分渤钢集团和所属四家核心企业,即天津钢管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天津钢铁集团、天津冶金集团、天津天铁冶金集团。这就意味着,重组不到6年的渤海钢铁集团又回到了原点。

    2018年9月29日,文安县新钢钢铁有限公司(下文简称新钢公司)因为债务纠纷,被执行法院将65万吨炼铁产能指标和96万吨炼钢产能指标,在淘宝网进行了司法拍卖,并最终以起拍价价412,965,000元被福建龙钢新型材料有限公司竞得。

    按照程序,拍卖结束后,钢铁产能指标将会通过相关部门办理过户手续。正在钢铁行业盈利期的新钢公司将面临对应产能停产,拆除相应生产设备,相关工人转岗或下岗。

    “晴天霹雳。”10月21,新钢公司员工薛建华向中国商报记者描述获知此消息后的第一感觉。薛建华是新钢公司的人事处长,负责着公司几千员工的管理工作。

    “心慌。原来知道厂子借了高利贷,厂子吃了大亏,不知道这么严重。现在钢铁挣钱,大家都干劲很足,但现在很担心。”薛建华说,他知道公司在与高利贷打官司,但不知道事情恶化到如此地步。他担心公司突然停产会造成近一半员工失去工作,失去生活来源。

    在新钢公司,拍卖事件经媒体披露后,消息开始在厂区发酵,先关新闻链接迅速充斥在新钢员工的微信朋友圈,担忧情绪弥漫,成为员工们讨论最多的话题。

    “面对多方的关注,公司专门召开了会议,就稳定员工和业务单位的担忧,做出了安排。”10月21日,新钢钢铁副总徐国岘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目前,新钢公司生产正常,员工虽然担心,但情绪相对稳定,业务单位也在积极沟通。

    作为廊坊市第三大钢铁企业,新钢钢铁的一举一动,牵动着上下游企业的敏感神经。面对产能被突然拍卖,生产恐戛然而止的这一突发状况,常年依附在这个当地纳税第一大户的众多加工企业、销售公司,有些慌神。“看到报道后,我第一时间到了厂区,看到企业在正常生产,心情稍显稳定。”张天利的公司是文安县卢阜庄钢材交易市场的众多钢材产品加工企业之一。

    按照张天利的说法,卢阜庄钢材交易市场的发展与新钢钢铁公司的发展密不可分。1988年,新钢钢铁公司成立后,围绕新钢的产品的延伸加工、销售逐渐发展,成为了卢阜庄钢材交易市场的助推剂。卢阜庄钢材交易市场逐渐成长为面向全国的知名钢贸市场。近年来,随着市场的发展,新钢公司产品虽然在市场的占比有所下降,但仍是主要产品。

    “目前,包括我公司在内的很多企业,还是以新钢的产品为基础。新钢突然停产了,我们损失巨大。”张天利说,带钢产品的加工供应多为订单式供货,突然失去货源,对于企业经营而言是致命打击。

    张天利的企业并非个例。新钢公司所在的新镇镇是以钢铁延伸产品加工、销售、物流为主要产业的文安县经济重镇,下辖的大部分村庄与钢铁有着唇亡齿寒的高度依附。目前依托新钢公司进行物流运输的大型货运车辆超过500辆,而这些货车的司机和运输公司同样是最担心新钢公司突然停产的群体之一。

    这些运输车辆多是贷款车辆,运输订单、收入、偿还贷款环环相扣。他们担心,新钢的突然停产会让货车出现停运情况,因为任何一个运输公司都很难在短时间内寻找到下一个长期运输合同。

    熬过了钢铁寒冬的文安新钢钢铁有限公司,却因为一场拍卖,遭遇到了致命一击。如何破局,成为新钢公司的首要大事。

    针对此事,文安县发改局局长郑春桥此前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表示,文安县曾专门向上级政府及相关部门反映,以寻求合适的解决办法。

    此外,新钢公司副总经理徐国岘在接受中国商报记者采访时亦称,新钢公司准备了充足的证据向检察院申请了抗诉,寻求获得公正裁决。

    “近两年一直是钢铁行业的盈利期,新钢钢铁一直在积极偿还和联系出借人,并且已经累计偿还了1.3亿元,我们相信会得到公正裁决。”徐国岘坚称,实际上新钢公司是这起借贷纠纷的受害者,法院的判决与实际欠款金额存在巨大差距,致使在后期执行过程中,执行法院多认定了1亿余元的本息执行款。

    对于产能拍卖后,新钢公司的规划以及对国家部署钢铁产能转移的影响,徐国岘未给予回应。

    钢铁企业的组建和扩张,辉煌和没落,正犹如中国能源过剩行业的一张张的剪影。面对此情此景,只有完善我国现代企业制度和破产制度才能避免这样的事情再度发生。

点击次数:   版权与免责声明:内容用于传递更多互联网信息,并不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 >>更多相关新闻
  • 没有相关新闻